浊酒一杯天过午,木香花湿雨沉沉

上专业课脑子里都是各种奇妙画面和小元素,肉体跟着老师微笑点头实际上精神已经游离


下课铃一响,哦豁,完蛋,这节又没听

我可能真的得考虑转行。

👀


在瓶颈期疯狂试探T"T

肤浅的梦想是画遍天朝美人

我是张灵玉,张楚岚说要带我去剪头,我现在慌得一批。

(小师叔终于上线辣!
我是真的有点慌
你说马村长剪头前好歹也算得上中二邪性病弱美少年
剪头后…………
阿弥陀佛。

但是不要习惯了黑暗就为黑暗辩护

看到受害者微博失眠了整晚

人世间的恶是除不净的,希望大家能保护好自己。

记个女儿设定
大名乾春 也叫阿春 春二
没落部族的祭司(巫师)
平时没有祭祀事务时就在蛋糕店打工
被村长(族长)捡回来不久后村长去世 由于族长没有儿女 部族陷入动荡 后归入政治体制管理 由中央下派村长
但是外地人始终是外人 大家视阿春为村长唯一的继承人 请她出任大祭司
阿春吃着百家饭长大 住在村长留下的二层小平房里 养了十几只孔雀和几盆金银花
外表是普通的十九岁人类少女
除了知道是混血 身世不明
没有系统接受过学院教育 读书习字是村里长辈教的
虽说一开始是被村民赶鸭子上架 但主持了几次仪式后效果竟然都意外的灵验 可堪呼风唤雨 于是在村民中渐渐树立起了威信 不少人生病怀胎都要来门上拜访一回 最后也果真如愿 本人虽...

「其实分别也没有这么可怕。65万个小时后,当我们氧化成风,就能变成同一杯啤酒上两朵相邻的泡沫,就能变成同一盏路灯下两粒依偎的尘埃,宇宙中的原子并不会湮灭,而我们,也终究会在一起。」

根据这段话想象的画面(其实个人比较满意p2
没有找到原始出处,但是很喜欢

「十年一瞬如沧海 谁人还逝藏海花」

喜欢盗笔的第八年,第一次敢下笔画他们。
赶在今天结束之前画完了,匆忙交的答卷。
感谢一直以来的陪伴与慰藉。
2018.8.17

「滚滚红尘昼夜不息 旧时池鱼随波而跃」
「稚嫩幼童嬉笑榻上 尘世缱绻花难留」
——《神居谣》
推荐Braska翻唱的版本。

注:仙鹤部分有参考

画个我心中的云妹 p3的右上角是最初想法

头一次觉得背景比人画得好。。。orz

1 / 6

© 薄荷电 | Powered by LOFTER